那一日,唐僧拜孙悟空为师

那一日,唐僧拜孙悟空为师

Scroll Down

这篇文章很有意思,作者脑洞大开,西游 西游,怎能忘了西游,看完似懂非懂,懵懵懂懂,个中滋味不可言,正文开始


五行山下,唐僧拜地不起。

「你若不授我棒法,我便不起。」

「你一个和尚,学什么棒法?」

「没有力量,什么也做不到。」

「有了力量,你又能做什么?」

那唐僧闻言抬头,眸中似有鲜火。

「渡苍生。」

那一刻猴子的眼波流转,仿佛又看到了那年花果山上,被群妖簇拥的自己。

那一日,唐僧拜孙悟空为师,自此于五行山下日日夜夜精练棒法,最终境界大成。

西行之路,自此开始。

「你说要渡苍生,便是这么一个渡法?」

孙悟空看着地上被打得稀烂的尸体,眼中罕有地划过一丝愠怒。

「这是必须的牺牲。」

「你经书阅遍,佛理尽参,这就是你的答案?」

「是。」唐僧毫不犹豫地答道,随后朝后猛一甩头,「你们是打算死在我杖下还是答应从此做我徒弟随我西行?」

那群妖哪见过有和尚动起手来如此勇猛,纷纷吓倒在地,不住磕头。

「跟师父走!坚决跟师父走!」

唐僧掸了掸僧袍上的灰尘,转头便走,群妖服服帖帖地跟在他身后。

「怎么了?」

他头也不回,问止住脚步的孙悟空。

「你从我这里习来的武艺,就是为了今日这般欺侮一群妖怪?」

唐僧目光凌冽,同他对视。

「我作为回报已将你从五行山下救出,那时开始,我是师父,你是徒弟。」

「学这个?」他伸手指了指那群缩着身子的妖怪,「难不成学你,见到什么妖怪都得嘘寒问暖,整天与小花小草也聊得开心?」

不知何时,孙悟空的金箍棒已握于手中。

「你明白我什么?!」

「我明白你已经是个废物。」唐僧冷冷地说,「明白你是个因为曾经的杀戮太多,为了逃避自己的罪孽开始自欺欺人,见什么便要护什么的废物。」

「孙悟空,你不敢杀我,你现在谁都不敢杀了。」

时隔五百年,那金箍棒再度逸出了金光,横亘于九天之下。

九天之上,天庭。

观音忽地睁眼,透出担忧。

「那猴子……」

「无妨。」

如来依旧懒懒地眯着眼睛,那双眸子仿佛穿过层云,洞知一切。

「那只猴子,今日便算彻底死了。」

漫天的烟尘散去后,地上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裂壑。

唐僧望着一个渐渐乘云远去的小点,原本冷峻的面容忽然露出一丝微笑。

「不管你承不承认,该挑的担子就应该由师父来挑。剩下的就交给我吧。」

他又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脸,转身便吼。

「看什么看?继续赶路!」

队伍中有一只猪精和一只水怪,正并列而行。

「兄弟,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我本来好像戏份还不少的。」

「我也有这种感觉……」

另一边,一只白马也无奈打了个响鼻。

「众妖听好,本次西行是公款吃喝,你们跟在我后边,除了人不能吃,其他东西尽可吃得。你们只要保我西行一路平安,断不会有天兵来管束你们!」

众妖听闻此言,面面相觑,掩饰不住眼中的惊喜。

「跟了唐老大,吃香喝辣!」

这一路,妖怪的欢呼经久不绝。

唐僧就这样通畅地西行,路遇再强的妖怪也是差小弟将它一顿狂揍,兴致来了还会亲自提杖光膀上阵,毁坏一下那些妖怪花了千万年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三观。

他不知收编了多少妖怪,屁股后面跟了长长一串妖怪的队列,这些妖怪倒也人畜无害,不知道的路人还以为它们是在春游。

「三藏法师,这玉帝给批的西游经费有限,架不住你那么多徒弟这般吃喝……」这日财政部天兵愁眉苦脸地下凡,与那唐僧讨论开来。

「哎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这不是没安全感,打手越多越好嘛。你看它们也都不害人,这经我不光帮你们取了,还拉了这么多妖怪回头,你回头再和领导讲讲嘛!」

那天兵觉得也有道理,稀里糊涂地就回去了。

「由他乱搞去。」观音冲那天兵摆了摆手,「能取到经就好。」

天兵退下。

「取经……真的能骗过那个唐僧吗?」

「算不到,算不到的。」如来微微摇头,「世间独此一个唐僧,我们尽力则好……那只猴子如何了?」

「到处给妖怪讲佛理,怪瘆人的。」

花果山。

「大王,你终于回来了。」

那众妖已经骨瘦如柴,它们虚弱地来到孙悟空面前,眼中闪出希冀的光芒。

「这些年我们避着天庭的追杀,如今只剩这些人了,可只要大王一声令下,什么反我们也能造得!」

「不,不造反。」

众妖愕然。

「从现在起,我们讲我们的规矩,不做任何害人的事情,这样就能活下来了。」

「可——」

「还没杀够吗?」孙悟空冷言道,「死的兄弟还不够多吗,这一切值得吗?」

他眸子暗了下去。

「都好好活着吧。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了。」

「我们的战斗,已经结束了。」

这一路,孙悟空四处游说妖怪,令它们不再为恶,敬天敬神。

「信天庭,得永生。」

孙悟空面对一个老妖,颇有些语重心长。

那是个年迈的长毛妖怪,如今身上的毛发已经是稀稀疏疏,脚步也蹒跚晃颤。

「大圣,营养要跟不上了,我们长毛怪,毛尽之时便是死期了啊。」

孙悟空叹了口气:「你真要去?」

「跟了那唐僧,吃香喝辣,说不准还能逮住个机会吃了他,更能延年益寿。当今的妖界扛把子可不是吹的,投奔他,也是顺应潮流嘛。」

言罢,那老妖故作轻松,露齿一笑。

见孙悟空沉默。它再掩饰不住神色中那股黯然。

「大圣,我们已经没有选择啦。」

「这片土地已经养不活这么多妖怪了,那几座妖城妖满为患,再加上天庭不断打压,我们这等散妖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」

孙悟空与他对视了很久,他猛地回头,身后竟都是不肯离去,一路悄悄跟行至此的妖怪。

他虔诚闭目,双手合十。

那一日,孙悟空携众妖来到牛魔王领地门口。

「老弟,念交情,这一众妖我可以收下,可你说我从此开门迎妖,这恐怕……」

「他们都没有地方可以去了,只是想活着。」

牛魔王沉默,摇头。

「那就这些吧。」

「谢谢。」

牛魔王挑了挑眉毛,暗下咽了记口水。

望着孙悟空落寞远去的背影,他揉了揉眼睛,确知那不是错觉。

那只猴子的身周,确实隐隐圈了一层淡金色的佛光。

「怎么样,大王?」

「该吃吃,该玩玩。」牛魔王叹了一口气,「五百年不见,石猴变佛猴了。」

「如今怕是打他不过了。」

那孙悟空一路西行,一路凭借过去的交情将无处可归的妖怪护至朋友门下,不知疲倦。

可世间的妖精何其多,凭他一人之力,又怎尽可助他们寻到归处?

孙悟空第二次来到牛魔王城前的时候,后者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。

「老弟以前不曾是说话不算话的人。」

孙悟空俯身,双手又合了个十。

「请帮帮他们。」

那牛魔王已是一根混铁棍在手。

「帮个屁,老子是妖怪,不是如来!」

那一棍倾力朝猴子头顶抡去,后者却是不闪不避。

那牛魔王本还对这五百年不见的猴子有些心虚,见状便放心了下来,顿时铁棍如开了花般漫天乱舞,一记记都结实地朝猴子身上砸去。

那牛魔王停手的时候,眼中尽是骇然。

他看到城门口,流淌的是漫地的金血。

那猴子如一尊天神般盘坐在地,双手合十,巍然不动。

「帮帮他们。」

这时,远处的天边响起一记爆喝。

「牛魔王一众占山为王,吃好的喝好的,你们告诉我,凭什么?!」

「他们过的日子,我们也可过得。他们有的东西,我们也可有得!」

「小的们,听本僧号令!」

「今日便将这芭蕉洞捣个天翻地覆!」

孙悟空艰难地抬头,却见一个僧袍飘飘的侧影径直从自己头顶掠过,一记闷吼,手中禅杖便与那混铁棍交击碰撞,爆出一声轰鸣。

在他身后,数不尽的妖怪摇旗呐喊,如潮水般挟摧枯拉朽之势涌进城内。

那一日,牛魔王身死,芭蕉洞被踏平。

在群妖震天的欢呼声中,唐僧缓缓抬头,望穿天际。

「这便是你的答案吗。」

唐僧见这漫地金血,对奄奄一息的孙悟空说。

「这便是你的答案吗。」

孙悟空见芭蕉洞众妖的尸体胡乱倒伏在四处,硝烟和着弥漫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悠转飘荡,目色悲凉。

他蹒跚起身。

一人一妖,便如此错身而过。

孙悟空再回到花果山的时候,山中已是一片空旷。

草木俱枯,溪流涸止。这曾经的洞天福地,如今再无一丝妖气。

那些妖怪直到最后都选择听从了大圣,没再吃人害人,它们选择在这里静静地死去。那一具具再无生气的身体,禁不起大圣的微微一触,就随风而散。

「它们已经如此,天庭还不肯放它们一条生路吗。」孙悟空头压得极低,语气平淡地说道。

「放了。」一边的土地公不知何时出现,天庭不再派遣天兵对此地干涉。」他沧桑地对着这一地废土,继续诉说,「可这些妖始终不肯归顺,我们神仙便操纵这一片的草木枯荣,山水之源,让这里成为一片死地。」

「妖也不能存活的死地。」

「这便是你的答案……」

土地公有些疑惑,仍是兀自答道:「是的吧,我只是一介小神。」

伴随一声低叹,他重新没入土地。

「可这究竟是对是错,我这身老骨头,分辨不清,也不想分清啦……」

过了很久,孙悟空仍矗立原地,久久不动。

一滴眼泪渗入干裂的土地,缓缓漾开。

坊间传闻,那一晚花果山射出万丈佛光,整片山林再一度生意盎然。

一夜春风来,万树梨花开。

花果山巅,不知何时多出一条呈虔诚盘坐状的石猴。

西游的尽头,九九八十一难,唐僧已尽数渡完。

他身后,是无边的妖潮。

唐僧手中握着镀金的佛典,面对九天洒下的灿芒,面容平淡。

「唐僧,你的西行之路已经结束,这便同我上天还命吧。」

唐僧笑了笑。

「那我身后的众妖何如?」

「尽数遣散,天庭自会增加它们的功德。」

唐僧哈哈大笑。

那手中经书,被他撕得粉粹。

「我江流儿经书参遍,佛理阅尽,西游一路,九九八十一难。若要成佛,何时不能成佛?!」

「观音如来,你们答我,我若想要这众生都成佛,天庭可有这样的佛典供我一参?」

天空沉默。

唐僧转身,对那无边的妖潮扬起一手。

「如今你们,皆是佛下的子弟,再无妖与怪之说。」

「江流儿的心愿是人人皆可立地成佛,再没有神,再没有妖,再没有怪。可如今这九天之上,还有主宰众生命运的诸神伪佛。」

「你们可敢随我将那凌霄踏碎,教那满天神佛尽散?!」

那一瞬,群妖涕泪横流,纷纷拜倒。

「谨遵佛意!」

天边的阴云压下,滚滚轰雷中,隐隐传来神兵的低吟和悠久的佛号。

唐僧一人一仗,冲天而起。

奔浪般的妖潮铺天盖地,拔起而起,直掠天际。

穹宇之间,玄奘满身金光,一往无前。僧袍翻卷间,那手禅杖仿佛搅动了云气,将无数天兵神将扫落凡尘。

「唐三藏。」如来的佛号响起。

「你口口声声说要渡尽众生,成就它们各自的佛业。而你聚拢它们的手段却仍是强力与蛮勇,不觉讽刺吗?」

金光闪过,云层又被切除一个裂隙,那唐僧闻言哈哈大笑:

「以力治人是你们的目的,却只是我的手段,没有罪恶和牺牲便改变不了任何东西。否则我今日便不会立于此地。」

「若今日让你立于此地,也是安排呢?」

如来笑了。

「你集结群妖来此地送死,确有高僧风范,无量功德。而你悟道参玄,这西行一路,却仍有许多道理没有明白。」

唐僧挥杖的手顿住了。

他的腹部现出血洞,一柄长枪透体而过。

它身后那妖得手后冷冷一笑, 眨眼间飞至如来身侧。

「阿弥陀佛。」

「你渡众生,众生却不渡你。」

如来沉声一喝,响彻天际。

「众妖,此时归顺天庭,罪不至死。若执意反抗,便不要怪今日天庭一众替天行道。」

唐僧带着平淡的笑合上了双目,他抛却了禅杖,双手作十,自九天坠落。

他没有看到,也不会感受到,一个猪妖、一只水怪、一头白马从群妖中悄悄脱出,接住了他的尸首,就此守护。

地府。

「你要走了?」

唐僧回头的一瞬有些惊讶,不过仍是洒脱一笑:「走了,赶着投胎,好拯救苍生。」

烛光照出了蹲坐在阴影中的孙悟空。

「到头来,我什么都没有护住。」

「我也差不多吧,走了。」

「为什么要那么执着?」

「我有许多名字,金蝉子,江流儿,唐玄奘。无论轮回几世,我都有我的使命。所以我一刻也不能停留。」

「你的使命。」孙悟空干笑起来,「从没听说过一个成佛的人手下满是杀孽和罪恶,你这样真的成得了佛吗?」

「我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?没有苦难和牺牲造就的改变毫无意义,为此必须有人去背负和承受这一切。」

「真的有人能承受住吗......」孙悟空有些失神。

「佛祖自在心中。」唐僧似答非答。

「佛祖自在心中......」

孙悟空笑了,他的笑声越笑越大,最后笑得在地上打滚。

那一刻唐僧竟有些心悸,他隐隐觉得,这个笑声已经有些古老了。

「我一直在这里等你,才等到了这个回答。」

他猛地朝唐僧跪下。

「师父,长路漫漫,且由我陪你一段。」

那刻唐僧有些恍惚,无数的画面在他脑海中切换,他仿佛又回到五指山下,他勉强拎着一根禅杖跪在那只懒猴面前的场景。

他笑着笑着便哭了。

「西游,已经结束啦。」

「还没结束,这辈子能做完的事,就别等到下辈子去做了。」

那猴子重新站起的时候,周身明明沐浴着暴戾的红光,可那双眼眸却是波澜不惊,隐隐有流金的光芒逸出。

「论造反,师父,你不如我。」

「只是如今这番搞事,之后你怕是连地狱都去不得了,你可敢吗?」

那唐僧先是微微一惊,转而像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,朗声大笑。

「有何不敢!」

天空之中。

群妖节节败退,眼中尽是不甘和绝望。

满是硝烟灰烬的大地上。

猪妖、水怪、白马惊讶地望着眼前的那具尸体,忽然有了生机。

花果山顶。

一具石猴缓缓苏醒。

那一日,地府轰然炸裂,血流成河,鬼差阎王被尽数诛灭,自此,三界中再无地狱之说。

时隔五百年,生死薄又一次被改写。

漫天的神兵天将都看到,千里之外,一只沐浴在金红交闪光芒中的猴子急掠而来。

金甲玄绫披风。

正下的土地徐徐涌动,冲天的烟尘散开,有僧侣坐于白龙之上,持杖而起。

那猪妖、水怪坐于原地,似在祈祷。

那如来终于动了佛怒,显出身形,一掌向唐僧劈来。

「金蝉子,你定是要与天过不去吗!你一路杀妖杀神不够,如今手中又染了地府一众的鲜血,这便是你的佛道吗?!」

金箍棒劈开天际,将那手掌打得粉碎。

「是,而且,我是他的第一个弟子。」

「这只妖猴什么时候......」那如来惊愕地望着一脸漠然的猴子,不敢相信。

「因为我愿意背负,而你们统治众生,却何曾背负过哪怕一草一木的生命。」他对着远处指了指,「对了,那个和尚愿意背负的东西,比我还多出千万倍。所以自我们离开地府的一刻起,他已成佛。」

孙悟空双手合十。

「曾经我为自由,如今我为众生。」

他握紧了金箍棒,头也不回地朝那如来劈去。

「谢谢你,就到这里吧。」唐僧摸了摸那只白龙的头。

「若是可以,之后请代我守护这凡尘的众生。而我的故事,便不需同任何人讲述了。」

那唐僧弃龙向穹顶直升而去,漫天神兵,竟不能伤其分毫。

他最后与那孙悟空对望一眼,双方都读出了各自眼中的坚定。

「已经不能回头了。」

一边的如来浑身浴血,已是强弩之末。

「金蝉子,一个没有神佛的世界,若生出妖你又如何?!」

「有恶的地方就会有善,有影子的地方也会有光明。而世间万物的命运,却不需要任何神明来主宰。」唐僧淡淡一笑,化为一道金光,消失在云层之中。

孙悟空紧随其上,杀入天庭。

群妖高呼着两个王的名字,随孙悟空冲垮了天兵的防守。

那一天,所有人都看到天上洒下了金色的光辉,九天之上有佛音回响,浩浩荡荡。

从此,世间再无神明。

那唐僧于天庭的废墟之上坐化,死前有众妖受其感化,虔诚地聆听佛语,直至最后一刻。

唐僧死后,佛光洒向了凡尘各处,所有枯萎的土地再度焕发了生机。

他的轮回,至此终结。

再没有金蝉子,再没有江流儿,再没有唐玄奘。

只是人间仍有一个传说世代相传,花果山顶有一只石猴,每逢世间有妖作乱,石猴便会复活。

他是所有人的英雄,他的名字叫齐天大圣。

转载自:西游新说:成佛之后,成仁之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