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:华为—中华有为

随笔:华为—中华有为

Scroll Down

一定要在战争中学会战争,一定要在游泳中学会游泳。

最近这段时间,风起云涌,至少对于ICT行业来说,过去的一个星期是改天换地的一个星期。写点随笔,我们对待最近的种种事件,必须按着热战之外的最大烈度考虑这场旷世之争,一切认为美国只是想搞点谈判筹码,认为美国民意、美国公司的利益会让政府搞不下去的想法都是鸵鸟思维模式的幻想,这都是不可能的。

美国这么搞损失的是什么?很显然有两点,第一是许多公司的现实利益,华为一年大概从美国公司进口110亿美元零部件。第二,损失的信誉,包括国家信誉和公司信誉,就算美国今天又恢复如初,取消一切制裁回归正常贸易。你是客户你还相信美国吗?再差你也会找个备胎保证业务的安全性和连续性。当然最好是你自己的国有这个能力,实际上有这个全套能力的国家只有美中两国,即使电子行业比较发达的日韩都只有一部分产业链,距离自己能搞定全部差的太远。

美国看不到上面两点?这怎么可能!这就是他们为绞杀华为愿意支付的代价,这样大的筹码摆到桌面上,你就不要怀疑他们的决心了。今天又看到班农说杀死华为比达成贸易协议重要10倍。各种消息满天飞,不知真假。但是从美国愿意支付的代价来看,按着最高烈度想象这场科技战是没错的。

网上也有很多分析,一会儿说ARM(华为手机芯片的核心指令集)准备停供,一会儿又说微软看起来也要行动了。等等,都貌似华为绕不过的大坎。也有从技术层面比较详细的分析到零部件的文章,很专业、比较详细。那么,最极端的情况,比如美元结算系统停止华为业务,所有能断供的都断供,华为会不会死?

结论是,不会。


但需要我们战略决策正确,大国也要评估这场战役对今后历史走向的意义,意义决定了你支付的代价。拿围棋打个比方,对手显然把这个点位看成了牵涉一条大龙死活的必争之地,对你来说仅仅是涉及损失几目的关子,你的决心就不如对手大。假设这是一个事关双方大龙生死的点位,劫才(围棋术语)和你愿意支付的代价就不一样了。

为什么我笃定华为死不了呢?我们不妨设想一个场景,假设并非美国政府的封杀,而是黄石公园火山爆发,把美国整个埋葬。你们说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IT,有手机,有互联网?很显然,这些东西都不会消失。

对于华为而言,相当于美国已经湮灭,手里的软件、存货等再也不能更新,但能用的软件之类的不受影响,只是不能更新了。硬件的存货用完了,就必须有替代品。

短时期,软件不会因为落后竞争力骤降,硬件的基本情况是最高端、最核心的芯片之类的华为自己都有了,比如芯片里面最难,集成度最高的SoC有了,华为的麒麟980集成了69亿颗晶体管,和苹果的最新CPU一样。但华为的麒麟980里面包含基带这一大块,而苹果那个芯片只是CPU、GPU之类的。基带基本上仅次于CPU第二复杂的芯片,这个东西需要很长时间积累,所以,苹果那么有钱、有人,还是要向高通屈服。

华为在最顶级芯片的能力已经是世界之巅,而且他的芯片种类更多,这与通信设备行业纵向整合的模式有关。也就是说,计算机是攒的,通信设备、基站之类的,没有商用的核心芯片,没有操作系统,都要自己做。华为做这个行业就具备了这样的基础能力。但华为又不同于传统的通信设备商,他又干IT,折腾了这些年,又具备了一定水平的IT行业的能力。所以,华为是能力最全的一家公司。我以前写文章形容华为是全科生学霸,语数英、理化生、史地政他都牛逼,这个就不展开来讲了。

再说详细一点,通信设备与IT行业相比落后而封闭,这样通信厂商就有一堆芯片、操作系统之类的,不如IT先进,但它们全面、专用。这就是传统CT厂商干IT很难的原因,爬不上去那座纵向整合的细高的山峰。但华为这两个事情搞的都差不多了,通信第一,IT也具备了相当尖端的能力。

可是,他再牛逼,在全球化最突出的ICT行业也不可能啥都行。就算是小米粒这样一个芯片卡住你脖子,你照样嗝屁。

没错,如果没有这个问题,美国人傻啊,他愿意支付这么大的代价整死华为。

但这整的死吗?整不死。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,第一,美国对华为搞了十来年的备胎计划,尤其最近一年疯狂加班加点补齐的计划应该了解不足。你缺一个小米粒,自己可以搞定,如果还缺一个芝麻粒,还缺一个大米粒,那可能真的就很难搞了。你能设计69颗晶体管7纳米的芯片,那么69000万颗18纳米的肯定能搞定,就是需要时间、在经济上需要规模。这东西越多,越难搞,缺货的数量决定生死,并不是一两颗搞不定就会死人。第二,极端情况下,中国其它公司有没有各种外围的芯片呢?

有,大国可以说有所有品种的东西,也就是解决了0到1 的问题,只是质量不行,竞争力不足。质量其实不仅是死磕出来的,更是使用出来的,华为和国内的其它厂经此一战,肯定尽量采购国产啊,那么这个产业进化的速度就非常快了。第三,我说市场规模是极为关键的。2005年华为国际化,海外销售就达到58%了,最高的时候到了70%左右。去年这个数字又退回到48%了。为什么华为海外一路高歌猛进,反而占比下降?因为国内市场需求发展实在是非常之迅猛。有这么大的市场支撑,产业链上大大小小的公司生产的小米粒、芝麻粒等等都具有经济性。这个基本盘是非常坚固的,是不可辩驳的事实。

那么,华为要是死的话会怎么死呢?


就是被内战干死。比如,极端情况,华为不能用安卓了,上了一个新操作系统。用户就会去买其它手机啊。你用差一点的芯片替换美帝的芯片,性能暂时差一点,用户就会选择还用美帝芯片的设备啊。这样一来,很快就把华为、连通一堆供应链饿死了。华为再硬汉也抗不起山一样的重担啊。

那么,我们的策略应该是什么呢?

中国互联网行业给我们一个启发,也给了我们一个信心。中国互联网能够发展起来主要有三个原因,第一,异常庞大的市场,以及市场的多样性,这是一个基础支撑要素。第二,一群奋力发财的智力资源投入,他们对市场的理解远比美国同行要深得多,所以他更能做出贴近用户需求的产品。第三,一定程度的封闭。

再反观芯片、操作系统,乃至其它高科技项目。第一条、第二条都是具备的。于是,我们就需要第三条,一定程度的封闭。

第三条策略是我们决胜的关键。精确算计、稳妥执行,我们必胜,假设无所作为、认为华为只是一个关系不太大的关子,困难就要大得多。

所谓精确算计,稳妥执行,说的并不是像林则徐虎门禁烟一样,一下子把美国的供应链赶出去,而是一定要稳妥替换,有节奏有步骤的进行,这个美国是不可能阻止的了的。他要是一下子给中国的集成商都断货,自己也死了,因为它的产业链短,厂商不齐全

我们稳妥、有步骤的替换这样对用户、对产业杀伤最小。这个操作是要有技术含量的,如果你疯狂补贴、疯狂替换,很多公司就会出来骗补啊,以次充好、浑水摸鱼等等。我们很多次扶持产业都出现了这种情况。原因是我们操作的不专业、不精确,这样的话一个好事就可能办成坏事。

稳妥、有步骤封闭的例子我就不举了,聪明人自己脑补吧。

我看了一下华为去年的财报,收入占比情况是中国(51.6%)、欧洲北非(28.4%)、亚太(11.4%)、拉美(6.6%)。

中国区占了一半多一点,华为怎么会活不下来呢?欧洲会不会完全倒向美国?把华为踢出去?如果你真是要死,他就一定会这样干,毕竟买单的都是一个个具体的经济体,人家要降低自己的风险。假如你能活呢?他一定还会采购华为产品,美帝这么狠,啥招都用。搁你是用户,你还会很放心,傻傻的相信美帝,等着他有一天蹂躏你,敲你的竹杠?这道理是很明白的。华为国际市场就算下降一半,国内不增长,我们还有前2018年8成的收入,这是最惨的情况了,考虑到前四个月已经增长30%,那么持平基本上是没问题的。

一年过去之后,我们自研了小米粒,外界补上一颗芝麻粒,问题就不大了。

郭台铭前一段时间说世界IT会形成割裂的两大块,这个话是言简意赅、富有洞见的。

美国为什么举全国之力要搞死华为呢?显然,他们认为华为是高科技的一个关键点。现在他有整机、有高端芯片、甚至有操作系统、有数据库,威胁到了美国高科技的现实利益。更重要的是美国希望在下一代IT,比如人工智能、5G时代占有核心位置,就像计算机时代一样,关键的部位全是美国的,你就是他的市场,最多就是搞点无技术含量的系统集成。有华为就不一样了,你很有可能在下一代的核心位置跟他分庭抗礼,甚至干他,这都是有可能的。打死了华为,就会让你晚几年,晚几年位置就没了,生态就被老美完全卡住了。华为不仅是18万人的科技公司,它是中国ICT行业的旗帜,这个不是口号,是实实在在的行业带头大哥。

在斗争策略上,我们一定要睚眦必报、迅速出招吗?

不一定,其实经济战不同于热战,后出招更好。假设是热战的话,先出招的一方扔一些炸弹把记得机场、导弹发射场都炸了就很有先发优势。但是经济战不是这样的,美国宣布封杀华为,我们就迅速把苹果搞死大可不必。因为我们一个月之后把他搞死,想明白了再把它搞死,慢慢绞杀等等都是选项。除非,你迅速报复能让他知道你的决心和厉害,能让他收手。如果做不到,就慢慢来,研究好了再从容应对。

还有一种策略就是躺在地上装死,自然界中很多昆虫用装死一招躲避杀害,因为它的敌人不吃死尸,怕中毒。把这招用在这场科技之战、经济之战上是不行的。一来,人家会认为你特别软弱可欺,那为啥不往死里整呢?特朗普团队的那几个人,绝大部分都是极端分子,你再抱有幻想,那真是纯傻逼了。这个世界是丛林法则的,小白思想一定是要不得的,会输的底裤都没有。第二,你装死,总是拿不出招了,人家就会觉得你黔驴技穷。西方人斗争有个习性就是一定要真刀真枪,不是秀秀肌肉,比比武器就行了。忍让、秀武器之类的都不行,必须拿出阵仗来才行。

现在,我们需要对大势的判断力,也需要斤斤计较、精于算计的技术参谋、经济参谋、我们出招团队必须有清晰的战略预判,目标、代价都清晰,我们的招法要稳、准、狠。低估敌人的意志、决心和智商都是低级错误,我们决不能犯。最后,用郭德纲的话来说,你欺负我,我退一步;你又欺负我,我又退一步;你还欺负我,我弄死你。 90c

此飞机什么来头
据了解,伊尔-2攻击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一种苏联对地强击机,该型机是航空史上单产量第二大的军用飞机。 伊尔-2攻击机有个响亮的名号——“黑死神”,其后机身是木制的,机翼和尾翼是硬铝材料制的,而机身则是钢质材料,简直是“空中水泥”。这种强击机对敌方地面目标特别是坦克具有强大的突击力,在战斗中取得了非凡的战绩,成为著名的坦克杀手。

任老经典语录:

❤️ 我44岁的时候,

在经营中被骗了200万,

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,

曾求留任遭拒绝,

还背负还清200万债。

妻子又和我离了婚,

我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,

创立华为公司。

我没有资本、没有人脉、没有资源、没有技术、没有市场经验,

我唯有勇敢向前,

我用了27年把华为带到世界500强,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。

我不觉得跌倒可怕,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



❤️没有伤痕累累,哪来的皮糙肉厚

❤️自古英雄多磨难

❤️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

❤️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‘什么都没有了,只要人还在,就可以重整雄风’,所有一切失去了、不能失去的是‘人’,人的素质、人的技能、人的信心很重要。

❤️她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这架伊尔-2飞机,被地面炮火、空中炮火打得破破烂烂、千疮百孔,还在飞行,”任正非说,她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的,如果返航了,就是英雄了,我估计她将来有可能会当英雄。